沈霖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娇子文学jzwx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从凌峻到蓝洮,他们都是凶手。他们能获得现在的成就和地位,都是踩着很多人的尸体爬上去的。只要有人反对他们,发现了他们为非作歹的证据,就都会被他们除掉,毫不留情。”程珺娅一字一句的说着,声音很冷。

季安旸之前查过程珺娅的详细资料,在她三代的直系亲属里,没有人因为刑事案件身亡或者受到严重的伤害,连意外都几乎没有出现过。她从小到大住过的地方,和她上学过程中的学校都没有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唯一存在问题的就是程峙的死,程珺娅控制米沙羽杀的这些人,难道和程峙的事情有关?

他思索了一下她的话:“你是在为谁报仇?”

程珺娅听到这句话,忽然嗤笑了一声:“如果只是报仇,我有一百种方式可以让他们死。”

季安旸也很清楚,如果只是想杀人,没有必要控制一个人去做,因为这样既不能让自己逃脱半点罪责,也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她没必要这么做。现在的这个结果,完全就是仪式大于目标的表现。

“精神控制一个人,让他去杀人。”季安旸脑海中有一道光闪过,他好像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但还不能确定:“你想告诉我们什么?”

“季队长难道不觉得这样的案子很熟悉吗?”程珺娅的目光在审讯室的灯光下忽明忽暗,仿佛一段电影画面的闪回,在他眼前将某个画面一遍一遍的重放。

季思源一直在查的那些案子,全都是精神状况异常者行凶,米沙羽在被精神控制之后现在也成了精神病人,那些旧案中的凶手,会不会也是被精神控制了之后,才做出那些杀人的举动的?

“是不是想起来了?”程珺娅的上身向前探了探,认真的看着季安旸的脸:“我一直在提醒你们,你们是不是也早就怀疑到这里了?”

季安旸有一瞬间觉得自己一直都在一个圈套里面,一直都在被人牵着鼻子走。但在那一瞬间他又忽然庆幸,自己所想的方向其实没错。而且有一些真相好像马上就要被揭开了,他在那一刻控制住自己心头一切不满的情绪,他也探身向前,紧紧的盯着程珺娅的眼睛:“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你想提醒我们的,究竟是什么?”

“你们不是已经查到了吗?”程珺娅目光丝毫不躲,就那么直直的迎了上去:“关于我的父亲程峙。”

“他是自杀。”

“他不是!”这一次程珺娅没有等季安旸说完就打断了他:“他是被逼的。”

“他是被谁逼死的?”季安旸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触到那些案子的核心了。

“我不知道!”程珺娅咬牙切齿的回瞪过去:“这就是我提醒你们的目的。”

“那你杀的那些人又是什么?”季安旸感觉到程珺娅说的事情,正在和他之前的推断一点一点的重合起来。

“他们是凶手,或者说是帮凶。”程珺娅的目光又阴冷几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买家。”

“买家?”

“我父亲是一名十分擅长催眠的心理医生,他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胁迫用催眠的方式控制一些人,让他们去做一些事情。”程珺娅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他是被什么人胁迫的?”季安旸眉头紧锁,程珺娅的话和他之前的猜想不谋而合,但却是那些他不希望是事实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就是我用这种方法提醒你们,想让你们查的事情。”程珺娅瞥见姜珆犹疑的神情,嗤笑道:“我要是知道谁是幕后主使,恐怕早就被幕后主使杀了,哪里还有机会提醒你们去查这件事呢?”

季安旸按住了还想说什么的姜珆,依然冷静的问:“幕后主使胁迫你父亲让他去控制的都是什么人?又让他们去做了什么?”

“这些事情,季队长应该也早就猜到了吧?”程珺娅冷冷的笑了笑:“具体的人名单,那些人做了什么案子,我不清楚。但大概的案件形式都是这样的,季队长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姜珆听到这里,诧异的看向了季安旸。程珺娅的这句话,她怎么好像听不懂了?

季安旸没有理会姜珆疑问的目光,而是问:“十多年前的那些案子都已经顺利结案了,没有任何问题,早就存放于档案库的深处了,你怎么确定我能知道你说的都是什么案子?”

“你一直在调查那些案子。”程珺娅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难解的笑意,让人只觉得背后发凉:“准确的说是你父亲在调查的那些他经手过的陈年旧案,你们一直觉得那些案子有问题,但什么问题都没有查出来不是吗?”

她停顿了一下,才看着季安旸说:“你以为我选在这个时候完成这件事是巧合吗?”

季安旸眸色沉了沉,他并不否认他和季思源查了那么多年的案子没有获得太大进展,确实是他们有失职的地方。他们也确实把那些十多年前的案子想得太简单了,而且明知道程峙的死有问题也一直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也根本没有想到那些案子会在这么多年后产生这样的结果。如果事情真的如程珺娅所说的那样,这一次死的那四个人确实是死有余辜,但这件事现在却不能这样评判。

“你现在来自首,是认为目的已经达到了吗?”

“我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已经告诉你们了,我知道的凶手我也已经解决掉了,至于藏在最深处的那个幕后凶手,就只能靠你们了。”程珺娅探身向前认真的看着季安旸,一字一句的说:“我希望你们能让我看到那个人服罪的那一天。”她说完低低的笑了起来,明明声音很轻,却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姜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边还在把她已经听不懂的供词一字不落的记录下来。她把审讯记录交给季安旸的时候,欲言又止的犹豫了很久,她也还是什么都没问。心中的疑惑太多,她连问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问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无所谓,她修无情道》《让你当好圣孙,你养一群女妖?》《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着迷》《极品前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