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雷声,小雨稀稀拉拉落下。

修仙者早已经水火不侵,在雨水落下那一刻,法力便遍布周身,将雨水隔绝在外。

一柄翠绿油纸伞撑开,雨滴落在上面滴滴答答。

陈曳撑着伞站在雨中,她是练气期,是这些人中唯一个无法隔绝雨水的人。

油纸伞下,一身月白色衣裙,在雨中显得越发清冷。

大手握住伞柄,木苏将油纸伞接过,陈曳抬头望去,眼中是疑惑。

“伞沉。”木苏面无表情解释。

陈曳挑眉,“那就谢谢木苏喽!”

木苏恩了一声,散去周身法力,与陈曳一同站在伞下。

“秋前辈,”陈曳回头道,“我们先去查看,毕竟你,”她指雨水从身上绕过去的人,“在这个地方太突兀,不合适。”

秋水烬想反驳,却发现没有办法反驳,见到他不沾雨水,掌柜的眼中惊恐涌现。

只能看着两人身影缓缓消失在雨中。

“我们去那里?”

撑伞的木苏尽职尽责,伞面尽量偏向陈曳,自己小半个身子落在雨中,衣袖早已经湿透。

而陈曳这边还空出好大一块地方,就算是迸溅也很难迸到衣服上。

陈曳满意地笑笑,“你说,什么地方可以看见每天进出的人?”

“城门。”

“没错,我们去城门问问,先确定这几个家伙是否还在城中。”

清源县只有南北两道城门,他们是从南面进来,客栈的位置也距离南面较近,首选便是南面。

雨越下越大,街上没有几个人,全都回家避雨。

陈曳和木苏两人撑着伞走到城门,两个守城的士兵早就躲在门洞下,有一搭没一搭唠嗑。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预料到下雨,一阵风吹过,两名士兵一同打个喷嚏。

“二位大哥,”陈曳声音清冷,不同于平日里和木苏的娇软。

守门士兵斜眼瞥了她一眼,其中一人眼睛一亮,挂上意味不明的笑。

“小娘子,有什么事啊?”这人笑眯眯问道。

陈曳反手拿出一锭银子,银子大小足足有五十两。

“二位大哥,我们想打听点事。”

另一个人眼睛冒光,伸手就想将银子拿过来。他同伴抬手阻止,意味不明道:“小娘子,你这是何意?”

“只是打听点事,没有其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