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把这些小丫头给我看牢了,若是出了问题,二皇子唯你们是问。”

黑夜中根本看不清是谁在发号施令,只能隐约听见有人提到二皇子。

绯绾对这些事全然不在意,她来此完全是因为寻不到事做,想找人打一架,至于这些人牙子都是谁的人她没兴趣。

她这些年唯一的处事原则便是有仇必结,有架必打,至于仇为谁结,架为谁打,她都不管。也正是因为这么个古怪脾气,齐非晚才一直不放心让她单独出来走动。

当初齐非晚不得已练那功法的时候老和尚就告诫过她诞生出的另一人可能和她本人差别很大,但齐非晚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疯子。

明明老和尚也练了,虽说诞生出的那位性格也不太正常,但起码还算讲理,哪像绯绾这般难沟通。都听见是二皇子的人了,还要去招惹。

原本她是打算亲手解决里面那群人的,却不想被角落里一个十二三岁的姑娘吸引了注意,只因那姑娘的举动看着像是……要逃跑?

在她这个年岁里,能如眼前这姑娘一般胆大的,她也就见过一个齐非晚了,现下又碰上一个,她不免好奇这姑娘打算做什么。

“你们几个今晚留在这里守夜,明日一早自会有人前来接手。”

她眼睁睁看着说话那人掂着一袋沉沉的银钱,脸上笑开了花,“这些银子够老子痛痛快快玩上一宿了。”

视线跟着他离开的方向望去,只见那人牙子怕撞见人,专挑了一条阴暗的小巷走。绯绾如同盯上猎物的毒蛇,几瞬鬼魅的身法闪过,便在夜空化为数道血色人影悄悄摸了过去。

她可不管这人是什么身份,她只答应了不露脸,只要满足了这个条件,对面就是皇帝她也敢动手。

只是可惜那位想要去水云间寻欢作乐的男子,被她从背后偷袭,一掌击穿了心脏,钱未捂热,梦未转醒便直接被她送去见了阎王,直到临死前脸上还挂着不可思议的神情。

看着手中温热的心,以及地上不断涌出的鲜红,绯绾如同扔垃圾一般将他的心丢到一旁,溅起的少许血液甩到了一侧的墙壁上,这时的她倒是想起了齐非晚的交代。

杀人最好找那种本来就该死的。

于是她伸出食指沾了沾那人的伤处,像是打算写什么字,思索一阵又觉不方便,四下打量一番后发现了那人胸前的匕首掉了出来,心念一动。

随后墙壁上便出现“人牙子死”这几个大大的血字。其血腥程度若是让人撞上,非得吓死个把柔弱姑娘不可。

绯绾却不甚在意,反而十分欣赏自己的大作,若非怕齐非晚跟她拼命,她都想把名字也落上,不过最终她也没那么做,遗憾的把那人的胳膊又丢了回去,心中还念叨着自己慈悲,还他全尸了。

夜深人静处,好在绯绾手法不错,那男子挑的地方也不错,什么动静都没出,人便倒在了这严冬的大雪中。

绯绾边捡地上的钱袋子边念叨着,“也不知那水云间到底是个什么销魂地,下回非哄着蓁蓁那个死丫头带我去上一回。”

“哐——。”

绯绾被这响动惊了一下,在这寂静深夜,刚那一声显得格外清晰。她连手都未来得及擦拭便匆匆往回赶了。

再次回到院中时,她只看见地上被割断的绳子以及一块沾了血的碎瓷片。

明明方才还留有五人在此看守,怎么这一眨眼的功夫人都不见了。

绯绾朝大门处看了一眼,门锁完好无损,那姑娘又不会武艺,必然还在宅院内,至于那些人牙子,估计也是发现人不见便跑去找她了。

好啊,这个游戏她喜欢,且看看他们谁先找到谁吧。

这么想着,一抹瘆人的笑意自她脸上浮现,她一向是会给自己找乐子的。

顺着地上那姑娘逃跑时滴落的血迹,绯绾的视线落在后院那一棵枯树上,为掩人耳目她未从正厅入口进去,而是从后院悄悄摸进去的,待她靠近树根后便觉这游戏无甚趣味,一点难度都没有,欲坐此处,等那群人牙子来了她好一网打尽。

“唰——唰——。”

响动很轻,可惜绯绾是习武之人,对声音十分敏感,心道上面这小丫头别是发现了她,又将她当成敌人了吧。

这么思忖着,突然被树上滴落的东西吓了一跳,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是何物,只能在指腹上摩擦了一下,吸了吸鼻尖,幸好从气味上不难分辨。

这小姑娘受伤了,而且是之前就受伤了。

绯绾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这姑娘想杀她,但水平太差,凶器泛出来的光都返到她脸上来了,她佯装没有察觉,将后背留给了那姑娘。

背后寒光一闪,一次极为迅猛的出手从上方袭来,绯绾心下一惊,侧身闪过朝她袭来的匕首,一手抓住一只纤细的手腕,轻松折断,另一只则绕过腋下朝她的咽喉袭去。

不过几息的功夫便将偷袭者从树上一把拽下,重重摔在地上。

“你会武功?”

绯绾十分诧异,她刚才要是再慢一分,心脏便会被人扎穿,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的,这姑娘别看年纪不大,下手还挺狠。

只是她一向不把人命当回事,也包括她自己的。别人杀她失败,她也不恼,夺了匕首便将人放了。

那姑娘刚才险些被她掐死,眼下半伏在地上捂着脖颈不停咳嗽,脸更是涨得通红。

绯绾没管她,扫了一眼匕首后十分不解,她刚才确实被划伤了胳膊,但伤口很浅,可这匕首上的血,却多的不正常。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秀书网】【泡书吧】《圣眷正浓》《我的师妹不可能是傻白甜》《最后的黑暗之王

娇子文学【jzwx1.com】第一时间更新《心上难囚》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