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萧母气得破口大骂。

“王蜡花那个老**,自己儿子都傻成那样还天天惦记别人家的好闺女。

王蜡花那么恶毒,难怪肚子不争气只能生个傻子,**活该!”

她听其他人说了,老**这几天一直在说,等她老二回部队将浅浅撬到他们家去,去给傻蛋子做媳妇。

听着听着,傻蛋子才学了两句出来说,实际上老**说的话肯定更难听。

这个时候不喜姜浅浅的萧熔难得都为她说起好话。

萧熔狗腿般跑到萧母身边,抚慰间还一直痛骂,“妈,我就知道王蜡花没好心,昨天就一直向我打听姜浅浅的事,原来她存的是这个心思。

下次见着她我肯定骂回去,让她别做白日梦了,就她家那傻蛋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萧母舒了口气,心情畅快多了,看向萧熔的眼神好多了,“行了,做饭去吧。”

接着交代萧燃,“老二,你在家要多看着浅浅,王蜡花是个歹毒的,别乖嫩嫩的媳妇被人骗了。”

萧燃看向桌前坐得笔直的姜浅浅,她一副准备干饭的表情,接收到他的目光后又对他投来一抹纯粹的傻笑。

察觉到自己嘴角上扬,萧燃立马收回笑,“知道了。”

真够傻的。

……

夜幕降临,萧母给姜浅浅烧了热水,搬了个专门给她的洗脸盆,让她端进屋里擦身子。

她东倒西歪的勉强将洗脸盆搬进屋内,里面的水已经撒了一半。

萧母一言难尽的盯着她,对着坐在门槛看星星的萧燃喊,“愣着干嘛?不懂得帮忙啊?”

萧燃被训得莫名其妙,起身见到这残局,厌蠢似的“啧”了一声。

姜浅浅站在原地缩了缩脑袋。

她感觉自己拿的挺稳的,为什么会撒这么多。

她怎么觉得自己和还没恢复时一样傻,

以后要是她说自己正常了,会不会没人相信啊?

萧燃将盆里的水倒满,快步走回屋内,冷冷瞥了姜浅浅一眼。

就这一眼,姜浅浅就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萧母放心了,麻溜的走回屋,屋内只有他们两**眼瞪小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