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千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娇子文学jzwx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近日一则传闻在咸阳城中不胫而走,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大街小巷,传闻所涉及的正是不久前发生的宫闱秘闻。

据说关东六国余孽见先帝驾崩妄图谋反,派出间谍挑拨诸公子与当今二世皇帝的关系。诸公子起了猜忌之心,质疑先帝遗诏,更有甚者不顾手足之情妄图逼宫,二世皇帝不得不大义灭亲,行诛公子以求社稷安定,公子高等人事后醒悟,自觉无颜面对陛下,于是选择自戕。

陛下宅心仁厚,得知此事后宽宥了诸公子,还将扶苏之妻卫姬放出了大牢,卫姬感念圣恩,叩谢不已。

同时朝廷有意放开了舆论管制,压抑了几个月的黔首,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人人煞有介事地说起此事,仿佛他们就曾在现场似的。

李景走在大街上,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细碎议论声,忽然有些迷惘,他像个初入世间的孩童,开始分不清事情的真相。

事实上,不仅是这件事,有太多的事情他根本想不通,但他最最好奇的是,沙丘行宫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先帝真的留下遗诏要传位给胡亥吗?

如果是话,先帝在地下见到自戕的公子扶苏,枉死的蒙氏兄弟,还有一众惨死的子女后,可否后悔将大秦江山交给胡亥。

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意味着沙丘之事另有玄机,那他的大父李斯承担着怎样一个角色......李景不敢往深了想,在他眼里,大父李斯和先帝一样,都是他此生最崇敬的人。

“这位郎君麻烦让让。”一个沙哑的嗓音传入耳中,李景回过神来,发现他正站在大街中间,阻挡了行人的路,推着一车桔子的老人,正用浑浊的眼睛看着他。

李景虽然身世不凡,但从来不以此为傲,他朝老人略一拱手,退到了一旁。

老人点了点,继续推动板车:“多谢郎君。”

板车上属于桔子的清香入鼻,李景忽然想起妹妹李容最爱吃桔子,这些桔子虽然看着个头不大,但颜色好看,黄澄澄的一看就甜,他连忙追了上去:“老人家,这车桔子我都要了。”

此时有几个路人朝这边走了过来,他们也是要买桔子,老人抬眼上下打量李景,比了个手势:“我这车桔子可不便宜,至少要这个数,否则免谈。”

几个路人面上一惊,常言道物以稀为贵,这个时节桔子基本都下市了,这车桔子自然能卖上一个不错的价格,但也不至于要这么贵,心道分明是老头见李景衣着气度不凡,想要狠狠敲他一笔。

李景当然也看出来了,但这点钱对于他和李家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从袖子掏出了几枚半两钱:“烦请老人家将桔子送到我家里去,这是一半的钱,后面的到了家再给您。”

老头喜笑颜开地收下了钱,推着板车跟着李景喜滋滋地走了,最后他们停在了一间极为气派的宅邸前,他不识字,自然不认得门前的牌匾写着“左丞相府”四个字,刚才认为自己撞了大运的老头,瞬间有些慌神,变得胆怯起来,都不敢主动说话。

李景拿出剩下的钱,递给了老头:“这是剩下的钱,老人家你可以走了。”

老头如释重负,生怕李景不给他剩下的钱,这年头这种事情可太多了,就如几天前有个小吏路过他家门前,瞧见树上还未摘的桔子,不由分说就将大的全都摘走了,一分钱不给。老头看见了不敢拦,还得笑着将家里的筐子一并送给他装桔子。

心道这人估计是在大宅子里干活的,转头却听李景冲门口的两个护卫吩咐:“你们俩把这车桔子从后门推进去。”

见李景进去了,老头连忙拉住一个路人,指了指问道:“这是谁家的房子?”

路人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道:“还能是谁?左丞相李斯的府邸呗。”

李景让人挑了几个最好最大的桔子,装在精美的漆木盘,亲自送到了妹妹李容的房间门口:“阿容开开门,大兄买了你最喜欢的桔子回来,可甜了。”

和之前几次一样,李容依旧不肯开门。

“大兄,我不想吃,你拿走吧。”屋内女子的声音嘶哑难听,就像年久失修的破风箱。

闻言李景心中一痛,妹妹李容曾有一把敲冰戛玉的好嗓子,唱起楚地歌谣来宛转悠扬,曼妙的余音可绕梁三日而不绝,但在日夜不绝的哀嚎痛哭之中,彻底伤了嗓子,更别说唱歌。

世人皆知,大父李斯乃大秦左丞相,父亲李由是三川郡守,而李家诸男皆尚秦公主,女悉嫁秦诸公子,因此他和妹妹李容,一个尚公主,一个嫁公子。

然而一夜之间,曾经多少人艳羡的殊荣,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灾祸,二世皇帝下令行诛大臣及诸公子,李容的丈夫身为公子也未能幸免,戮死于杜,连个全尸也无。

变故实在来得太快,等李景带人赶到时,只见到了抱着丈夫残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容。

因大父和父亲的关系,廷尉府的人没有为难李容,让李景将人带回了丞相府。

只是从那天起,李容除了哭就是睡,不曾踏出卧房一步,家里人担心她做傻事,派人在房间门口日夜守着。

他忽然有些庆幸,庆幸妻子已经去世,不然以她的性格,经历此事该有多难过。

李景长叹了一口气,将桔子放在门口,转身一看年迈的大父出现在了他身后,他被吓了一跳,连忙行了一礼,朝李斯问好:“大父。”

李斯望着紧闭的房门,问他:“你妹妹还是不肯出门?”

李景正要回话,却听背后传来开门声,紧闭了数日的房门从里面打开了,面容憔悴、眼圈通红的李容走了出来,大步走到李斯面前,完全不顾仪态,冲她最敬爱的大父大喊大叫:“胡亥这样的人,居然连手足兄弟也不放过,堪能为人君?他到底许诺了大父什么,大父竟帮他如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